主页 > K生活史 >《最活力的老后》:「生き甲斐」的人,会愿意为了活下来而忍受痛 >

《最活力的老后》:「生き甲斐」的人,会愿意为了活下来而忍受痛

K生活史 2020-06-10
生命的意义感

廿世纪初期,有位法国医师成功把猴睪丸移植到中年男子身上,帮助病人重振雄风之后,每日登门指名做相同手术的民众络绎不绝。

《纽约时报》报导,这名医师询问求诊的人,为什幺觉得有必要提高精力,多数男人宣称他们急于「完成他们肩负的人生任务,或想让苦撑中的事业渡过难关」。人们想在身后留下值得骄傲的事蹟,透过这些具体印记留在后人心中的渴望有多幺深、多幺强,由此可见一斑。我们的失败,多半不会留下痕迹。

运动展现你的坚忍。不管你缔造世界纪录或个人纪录,都算是能力的证明,就某方面来说,也说明了我们是什幺样的人(你是否曾在网路上搜寻某些人的名字,结果唯一跑出来的是他们的马拉松成绩?你可以从数字知道,他们为了达到这样的表现该投入或牺牲多少,进而推论他们大概住在哪里、怎幺照顾自己的身体、目前正处在哪个阶段的家庭生活等)。当长青运动员因为年纪太大,无法把基因潜能向前再推进时,至少也能把名字推向未来。这是另一种不朽。

不过,我也经常质疑这样的动机够不够强。除了展现你的决心与毅力之外,人们没办法从你的优异表现得知你的个性。你可以一方面是坏人,另一方面依旧史上留名(讨人厌的泰.柯布〔Ty Cobb〕就进入美国棒球名人堂)。创造真实的满足感,难道不需要别的,像是服务大众之类的事?

有一天在吃午餐时,欧嘉和我讨论起奥克拉荷马州的道格.伊顿(Doug Eaton)在街头布施的故事。伊顿六十五岁生日当天,走到市区一角举起牌子,上面写着:「我有房子、车子和工作。你需要几块钱喝咖啡吗?」当天他就在路边发五元钞票,就这样度过了自己的生日。

伊顿应该是抱着严肃的心态在做这件事,但上街发钱的举动让欧嘉感到困惑,事实上的确引发了不少讨论。在认定伊顿不再有利用价值的这个社会里,他只想证明自己还有价值。若要使老年生活过得有尊严,生活中就得有使命感,人会为了完成使命,告诉自己每天得醒来好好活着。

日文有个字彙「生き甲斐」,大意是说,相信生命是值得活下去的。研究发现,具有「生き甲斐」信念的人,寿命比较长。也有人认为这与达尔文的观点不谋而合。伦敦经济学院荣誉教授尼可拉斯.韩福瑞(Nicholas Humphrey)就提出感觉「与众不同」、在世间具有独特的意义,正是演化的根源。如果我们自觉任务重大,会愿意为了活下来而忍受痛苦折磨。

研究显示,当你想对某人或某个理想有所贡献,不仅会感到幸福,也能活更久。的确,跟运动一样,志愿服务也与持久的幸福感有强相关。

科学家根据研究结果指出,想帮助他人的念头会随着年岁渐长而增强。有些老人会放弃退休后的优渥生活条件,选择在有生之年奉献己力。

「你听过退休技术人员敢死队吗?」有一次我问欧嘉这个问题。这是日本一百多名老资格技术人员在福岛核灾后组成的。如果再次出现类似福岛的核心熔毁,成员们都準备好成为应变先锋,率先进入幅射区抢救反应炉,以避免进一步的灾难发生。他们认为这种事最适合老年人来做,是因为即使罹患足以致命的癌症,也可能在这之前就先老死。他们已经过完人生,承担幅射暴露的危险并不遗憾。

我问欧嘉:「你对此有什幺想法?」这是面对未来的方式吗?特殊年长族群的善念透过接下危险任务来体现,比如到野战医院、参加火星任务和清理核灾现场之类的,她觉得如何?

欧嘉想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我觉得志愿服务要看个人意愿。」它本质上绝对是件好事,不过如果志愿服务变成义务,她没办法认同。人出于义务所做的行为,就是被强迫,出发点就会变质。

运动带给欧嘉「生き甲斐」,也就是生命的意义感,人生最珍贵的价值被开发并与他人分享的成就感。开创新天地是可能的,即使她在晚年才发掘自己潜在的能力,却时犹未晚,这是她命中注定的。

问题来了,欧嘉如何扩大并转化这份个人满足感?她的例子对其它人可以带来多大的影响?

这取决于我们如何理解欧嘉现象。如果我们选择製造更多欧嘉,那幺教育家、心理学家、建筑师和环境规画者必须改造大环境,想办法让更多人动起来。有人估计,如果每个人开始运动,节省下来的医疗成本与发明抗生素的效益不相上下。但多数人不运动是因为运动只是道德诉求,没有切身的急迫感,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们除了运动没有其它选择。

一切的设计都要改变,例如:绵密的自行车网涵盖市区各点,让骑车比开车更快、更便捷;把公园规画为年长市民的运动场,到处设有适合他们训练的设备。这些改造在日本和部分欧洲国家愈来愈常见,用意是激励人们慢慢地每天伸伸腿、动动肩,直到这些动作融入日常生活,不再把它想成额外的「运动」那幺自然,那就成功了。

退休后的生活也应重新思考。养老院要有大量开放空间和公共使用区,少装电视(甚至可以纳入NASA科学家费妮珂倡议的运动弹跳垫),安排语言和音乐课程,还有学习新事物,让大脑活化。住在养老院的老人还是有回房的自由,不过公共区有太多好玩的事,如果有主导权的话,他们应该不会想在房内久待。演化生物学家麦可.罗斯(Michael Rose)就认为,所谓的生活品质讲得再多,到头来只是「有没有存在价值」和「生活能不能由自己控制」这两点而已。

至于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则应具备科学与社工背景,除了根据院内成员各自的特殊生理条件设计饮食和运动之外,也要对被照顾者投入相当的情感。照护品质高低会影响病情变化,这是有证据支持的。

养老院所在的社区,也有人开始努力把青年人与老年人的距离拉得更近。住在沖绳的长寿日本人认为,这对彼此都会带来好处。作家安.拉莫特(Anne Lamott)不久前提到一个值得深思的议题,她认为「您几岁?」这个问题,也许可以用一个别出心裁但正确的方式来回答:「每一岁我都有。」这个回答在申请护照时可能不适用,却是个实用的思考实验。我们需要被提醒,过去几岁的时候是什幺样的人(年纪大的时候),未来几岁会是什幺样的人(如果还年轻)。要这幺做,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跟自己不同世代的人,在洒满阳光的广场旁喝一杯聊聊。

在西温哥华老人中心一块儿吃三明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欧嘉与我就是在这里和一群退休老人吃午餐。

欧嘉用她一贯的平淡语气,没来由地问了一句:「为什幺我们还出现在彼此的生活里?」怕我听不懂又重说了一次:「为什幺你老是跟前跟后的,而且我竟然没有拒绝?」

「这个嘛,我只能回应第一个问题。你太棒了,所以我已经习惯在你身旁绕来绕去,你让我想到我爸。」就像他一样值得敬爱。唯一的不同就在于他死得早,死得莫名其妙,死得不公平。而欧嘉接下了考验,用奇蹟般的力量存活下来。

「就某方面来说,你的人生体现了我爸始终相信,却无法亲自证明的每一件事。」我父亲的职业是心理学家,但运动员才是他真正的身分。他深信心理健康与生理健康是分不开的,这两个面向一定有重大关联。他认为健康是抗忧郁良药。「他的一生都在歌颂运动与态度,就跟你一样。」

我把三明治的一角浸到汤里。

「那幺,」换我反问她:「为什幺你让我跟着你?」

「我想,那是因为我信任你吧。」

这点应该没错,但只反映部分真实。真正的原因,我认为还是要回归服务奉献这个议题。

欧嘉现下所追求的,是人生「更崇高的目标」。她说:「我就是一本打开的书,你可以打听、刺探、推敲、扫描、诘问,任意地利用我,只要是有意义的事都行。从我奇特的身上找出一些有用的,你可以取一点细胞、一点样本,反正我很快就能再生(恢复地很快)。」

随着科学的进展,新的欧嘉会加入我们的研究,这张图像会愈来愈清晰。欧嘉是起头者,但她永远也无法确切得知她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她的资料会透过什幺方式展现出来,谁也说不準。俗话说「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欧嘉就是那个种树之人。

老化的元凶

很遗憾,目前我们对老化的了解并不多,还有很多会影响长寿的因子我们也不甚清楚。科学家们找出了一大堆嫌疑犯,但仅仅揪出几个确定的「凶手」。

更麻烦的,是不知道谁是凶手,谁是救命恩人。以营养补充品为例,像是维他命、矿物质、荷尔蒙等,这些究竟有助于健康长寿,还是刚好相反?吃营养补充品似乎在暗示身体不必费力製造或吸收这些人体必要养分,反正可以从外界补充。

喝咖啡使人年轻有朝气,它刺激肌肉,预防跌倒,降低中风与呼吸系统疾病的风险,因此有助于抗老。反过来说,咖啡具有刺激性,干扰睡眠,让血压升高,所以会加速老化。阳光助长罹患皮肤癌的风险,缩短人的生命;另一方面,阳光降低心脏病风险,使人活得久。

究竟是脾气火暴的人活得久,还是温柔体贴的个性比较长寿?

斯达汀(Statins)被认为是控制胆固醇、预防心脏病的神奇药丸。可是瓦兰的哈佛毕业生研究却发现:「五十岁男人的胆固醇高低,跟他们活多久没什幺关係。」

科学家以欧嘉为样本做出来的检查与研究发现,已经对未来的研究带来影响。贝克曼研究中心的团队在扫瞄欧嘉脑部结构之后,有了重大发现。她的大脑处理速度跟小她廿五岁的对照组相比来得更快。欧嘉脑内胼胝体的活动频率也较高。胼胝体由大量神经纤维所组成,功能是连接大脑左右两半球,两半球之间的信息传递都会透过胼胝体进行(这个结果很合理,因为欧嘉擅长许多运动项目,要牢记并协调複杂的身体动作,还能表现优异,显示她的大脑执行传递与沟通的技巧非常高超)。

科学家也同时发现欧嘉的老化痕迹。从脑部扫描片来看,她的白质区看起来像画家作画时用的罩布,右脑上方有些明显可见的小白点,那是代表「此路不通」的白质病灶。所长克拉玛表示,年轻人有这幺多白点的话是个警讯,「如果她只有四十五岁,就该住院了。」但如果是退休年龄或更老的人,这个现象则不足为奇。

我们可以说,欧嘉之所以能够维持大脑与身体的敏捷,归功于从小到大的高度身体活动。她的脑部有两个回应运动练习的区块,在结构上维持良好的平衡状态。克拉玛说:「如果单纯只是基因的缘故,不太可能只作用在这两区。」总而言之,研究结果支持一般的观念:如果想让肌肉剖面看起来是美丽的大理石条纹,也想活到九十几岁或者更久,却又没有运动习惯的话,唯一的办法是马上开始。

同样地,欧嘉刚开始做的肌肉测试结果显示,运动会让生理时钟跑慢一点。欧嘉的小腿差不多还有八十五个活跃的运动单位,让她可以做屈伸动作。西安大略的研究团队认为,一般是比她年轻卅岁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神经肌肉强度。他们的结论是,欧嘉「并非暂停,而是大幅减缓老化速度」。

运动究竟是透过什幺机制来使身体回春,是个待解的谜题。也许是运动单元持续接受电流刺激,使得体内的迴路畅通,也可能是运动时产生的化学物质强化了连接肌肉的神经。最大胆的假设,是把已知的两项运动效果:运动保护脑部,以及运动保护肌肉,假设为彼此相关,而且后者是前者带来的副效用。如果此说为真,那幺我们就必须找出疾病与疾病之间的关联,比方说阿兹海默症和肌肉萎缩症之间的关联性。

然而,其它的研究结果又发现更难解的谜题。欧嘉在测试两年后做了相同的测试,表现竟然一点也没退化,而且她还暂停了部分练习项目。这个结果印证了贺波的怀疑,就是除了运动之外,还有别的事物作用在她的肌肉之上。

不论那一说猜对,欧嘉认为,直到被科学家研究之后,她的双腿才真正发挥了用处,即使这次没有金牌作为奖赏也不打紧。

相关书摘 ▶《最活力的老后》:久坐对身体的威胁,也许跟梅毒一样恐怖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最活力的老后:95岁金牌阿嬷如何活出健康自主、有尊严和成就感的熟龄生活》,启示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

作者:布鲁斯.葛里森(Bruce Grierson) 译者:曾育慧

研究证实,中年以后开始运动,效果比年轻时更显着
50+的人生,精彩正要开始!

惊豔全球「不老传奇」运动员的熟年哲学揭开无病无痛、心灵满足的长寿秘密

欧嘉奶奶77岁才开始运动,到95岁打破32项世界纪录!为什幺年近百岁的她可以一百公尺跑20秒,才50岁的布鲁斯却已经身材走样、忘东忘西、跑几步就气喘吁吁?欧嘉奶奶究竟做对了什幺?她身上有什幺我们能够学习之处?是什幺样的人格特质与生活习惯,让她越活越年轻、越老越快乐?

于是,布鲁斯和多家研究中心合作,对欧嘉奶奶展开了长达四年的採访,从医学、基因、脑神经、心理学、饮食……等角度,来挖掘欧嘉奶奶身上的不老秘密。本书不仅探索老年医学的新知,更重要的是分享欧嘉奶奶面对熟年的心态与信念,并提出九项生活守则,能大幅增加我们的生命力、寿命和幸福感。

年龄绝不是限制,每个人都可以变得更像欧嘉奶奶那样,活得自在又满足,并且远离癌症、心血管疾病、阿兹海默症、糖尿病和肺病的威胁。如果你问:身体老化的时钟可以往回拨吗?答案是──真的可以!

健康长寿的人当中,只有1/4来自遗传,3/4是靠自己的生活方式不论是哪种运动,都可以提高认知功能,远离失智的风险起身和站立是最划算的运动,站二小时的肌肉活化效果等于跑三公里女性运动的提升效果高于男性,罹患致命疾病的时间也比男性晚拥有良好人际为健康带来的效果,比运动更强,甚至和戒菸差不多有信仰的人活得比较久,也明显比较快乐《最活力的老后》:「生き甲斐」的人,会愿意为了活下来而忍受痛Photo Credit: 启示出版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