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恵生活 >为何害怕一个女总统 >

为何害怕一个女总统

M恵生活 2020-06-15

为何害怕一个女总统

编译|Mumu Dylan

  撇开性别来说,希拉蕊‧柯林顿(Hillary Clinton)是非常传统的总统候选人,但许多美国人却视她的候选人资格为「非传统」。根据民调机构的统计显示,对希拉蕊感到「极度厌恶」的美国选民比例,超过了自1980年以来所有的民主党候选人,其中白人对她的反感程度更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比例。根据公共宗教研究所(PRRI)的调查结果指出,有52%的白人极度厌恶希拉蕊,而这个数字比2012年选民看待欧巴马时还高出了20%,也比2008年高出了32%。

  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美国人对她的敌意就更加明显了。会场内群众反复高呼「把她关起来」的口号;而会场外则摆满各种充满性别歧视的周边商品:例如印着「别当个娘们」字样的黑色别针,或是印着「生活已经是个婊子:所以别投给另一个」的红色别针。

为何害怕一个女总统

  大众对希拉蕊的攻击和批评,大多围绕在电子邮件丑闻、班加西案、口才不足和信赖问题上。但如果翻看学术文献里,关于传统男性地位如何对女性做出反应时,许多情况则令人不安。

  在过去的几年中,政治科学家反常地认为,欧巴马当选总统或许会让多数具有种族歧视思想的白人更能接受;然而,当类似的情况变成性别议题时,他们则预测希拉蕊的当选将可能引发性别歧视的反弹,而这股反扑力量将会在未来几年让美国政治遭受挫败。

为何害怕一个女总统

  若要理解这种反应,就得从社会心理学家的「不稳定的男子气概」(precarious manhood)理论谈起。该理论假设女性特质为自然且恆定,而男性则必须得「赢得并维持」自己的男子气概:但既然是赢来的,代表它也可能失去。南佛罗里达大学和伊利诺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的学者对大学生进行的调查报告指出,当问及「怎样是失去男子气概」时,多数学生举出如「失业」这类社会挫败的例子;而当问及「怎样是失去女性特质」时,他们则举出像「变性手术」或「子宫切除术」这种实际改变生理状态的例子。

  对于多数男性来说,最惧怕的事情莫过臣服于女性,而这种恐惧也并非完全不合理。2011年《实验社会心理学杂誌》(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的一项研究发现,上面有女性上司的男性比起有男性上司的同性,通常赚得较少也较没有威信。

  而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两者都对女强人怀有更苛刻的评论,胜过其他同样有权势的男性。在2010年的研究发现,当告诉受试者一位虚构男性参议员具有政治野心时,受试者对他的看法并不会改变;而反过来告诉受试者一名虚构女性参议员具有政治野心时,无论男女都「经历了道德愤慨的感受」,像是鄙视、愤怒和厌恶的情绪。

为何害怕一个女总统

  虽然无论男女都批评女强人,但男性更有可能做出激烈地反应。一项研究报告指出,求职时若面试官为女性,男性应徵者会要求比面对男性面试官还要高的薪水和待遇;另一项研究则指出,当男性感受到性别身份的威胁时,更容易进行高风险的赌注。此外,根据康乃狄克大学的研究表明,经济上依赖于妻子的男性,比其他人更有可能出轨。

  而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情况。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进行的大型研究发现,若女性偏离了传统性别地位(例如从事传统男性的工作或具有较阳刚的个性),更容易成为性骚扰受害者。而另一项义大利的实验发现,女权主义者更有可能遭到性骚扰,而这些性骚扰大多来自支持传统性别地位的男性。

  为什幺上述这些事情与希拉蕊有关呢?因为大多数极度厌恶她的选民,正好就是那些害怕失去男子气概的美国人。根据公共宗教研究所的调查,在「是否认为美国变得软弱、女性化」的问题中,选择「完全同意」且对希拉蕊感到「极度厌恶」的人,比「完全不同意」且对希拉蕊感到「极度厌恶」高出超过四倍。而这些深信美国正变得女性化的选民,他们大多支持的对象是唐纳德‧川普,而且并不是已经退选的泰德‧克鲁兹。

为何害怕一个女总统

  还有其他令人担忧的预兆则来自如澳洲和巴西,他们的第一位女性领导人皆遭受了严重反扑。而研究也表明,女性领导者比男性领导者更不容易被接受其合理性:前澳洲总理朱莉亚‧吉拉德(Julia Gillard)上位仅三年就因党内斗争而被迫下台;今年九月,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被正式罢免,虽然在她之前的男性领导者做得更糟,但她还是成为巴西25年来首次被罢免的总统。不过事实也证明过去仍有女性领导人在政坛上站稳脚步的例子,像柴契尔夫人、梅克尔、英迪拉‧甘地等人,但在她们执政期间也不乏众多具性别歧视的反对派。

  这股性别反弹的力量或许不会击倒希拉蕊,但也不会因为她的当选而消退,人们对女性掌权的不满和厌恶将成为一股强大力量。2015年公共宗教研究所的调查指出,更多的共和党人深信「白人受到很多歧视」,而不是「女性受到很多歧视」;今年春天,42%的美国人表示他们相信美国已经变得「太软弱和女性化」。虽然42%不到半数并不能代表所有美国人的意见,但这已经足够造成政治、社会和文化上的动荡。这些数据让人不禁要问,人们真的需要害怕一个女总统吗?

参考报导:The Atlantic

图片出处:The-Pool、Five Thirty Eight、Bryan Krahn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